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龙汉子情感小窝...

∑^!^人与人之間,隨緣而聚,緣尽而散...心有灵犀,则逢缘而通之...&&

 
 
 

日志

 
 

[原创] 秋读风韵纤媚之老街  

2010-11-23 09:48:55|  分类: 抒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秋读风韵纤媚之老街 - 九龙汉子 - 九龙汉子情感小窝...

 

 

老街在县城南门,紧靠松荫溪。过去的老街是县城通往温州,青田、丽水的水路码头,来往的商贾,进城的农民,赶考的书生,远游的墨客以及达官贵人都从这里出入,是处州府天经地义的门户。老街还有一个名字叫下马街,传说当年皇上在这儿拜访当地名人富豪,就在这儿下的马。以后的大小官员来到这儿,都要自行下马,于是久而久之,下马街便也慢慢形成了古城的商贸黄金地段:有茶馆、日杂瓷器、饮食百货、水果炒货、竹、木、铁铺、漕、酱、磨坊、油坊、茶叶店、黄烟店、药店、盐店、粮行等等。

十月的天气,蓝蓝的天,几朵白绒绒的云朵挂在半空,太阳从松荫溪东头的山上慢慢的升起,老街便出现了从屋檐上斜照的阳光。这时街坊们便陆续出现在青石板街上,或拿着盆碗到街口去买油条、打豆腐汁;或挑着箩筐沿街叫卖新从温州弄回来的活鱼、鲜虾子,一些海鲜;或手推胶轮车,载着满满一车黄澄澄的柑桔,沿街为市;更有勤快人家,早早从早市上买回菱角,拿着枕板,用菜刀剥起菱角米来;还有满头银丝的老婆婆倚着门框晒太阳,戴着老花眼镜的老大爷靠在小木椅子上翻看万年历等泛了黄的老书,这就是今日老街十月的秋晨曲。

老街,我并不陌生,但我对她知之甚少。借着国庆长假,我便二度访问老街,漫步在青石板街上,听这个从宋朝初期便成街市的地方,为我们诉说当年的繁华和热闹。

老街从地理位置上讲,她是处州老城的西北门户,严格来讲,她是老城门外的外滩。宋朝时期,出了城门,数十步之外,便是一条瓯江,江从西北松荫溪绕城而来,经南湖桥,过水南门,到小南门。小南门的门楼建在护城河的外岸,在瓯江和护城河之间,建有一座三个斗拱的石头桥。

据街坊老人传说,当年这下马街,上走兵车马,下可行高桅帆船,每日人来人往热闹得很。站在桥头之上,放眼南望,小竹溪竹木森森,约约可听樵歌悠扬;回首向西,河湖一体,碧波万顷,杨林晚渡,极具神韵;夕阳西下时分,再凝眸东天,江天一色,苍苍茫茫,渔舟近岸,鸥鹭低飞,古朴典雅的鞍山书院,在晚霞的映衬下,妙不可言;每到晴朗月夜,月白星稀,天上的明月与水底明月,两相映趣,千般浪漫,万般销魂。这里是兴国古八景的宋山樵唱,杨林晚渡,鞍山夕照,下马夜月最好的观景处,这就是古时老街的晴暮图。

[原创] 秋读风韵纤媚之老街 - 九龙汉子 - 九龙汉子情感小窝...老街在老人们的记忆里是东方的水城威尼斯。处州通江连河,州城脚下全是大河接小溪。冬日河溪分明,渔帆点点;夏日江河一体,一片泽园,从上游飘下来的木排、竹排首尾相连,犹如水上长龙,这时老街埠头外,除各类大小船只之外,又多了一样景观。然而最叫小孩们高兴的事是发大水,大水漫过了南门桥,淹进了石板街,每家都搬上了二楼,临街一面将木板拆下来开一个小门,家家户户用木跳板作通道,岸上人家都成了水上人家。然而这样家家相通,户户相串,教儿童们好开心,好快乐。我们现在还能从街面的老房木柱上看到不同年份浸过的水渍。我虽然没有见过那快乐的场面,但可以想象出人在楼上住,鱼在楼下游的情景。几个调皮的小男孩或用丝线系着弯钩钓鱼,或是用竹筛子捞小虾,这就是街的夏趣画。

老街在过去的几百年历史中,除人们日常生活离不开她之外,更有一年一度的热闹时光教人不能忘怀。老街埠头桥头有一会馆,每年元宵节前则住满了文人墨客和富家子弟,只见门前石牌匾的篆书,俊逸流芳,之上高高挂起大红灯笼。待到元宵日傍晚时分,客人同全城男女老少到桥对岸文昌阁附近的城隍庙看花灯,名式杂耍,教人眼花缭乱,小货郎叫买卖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红男绿女携家带口,热热闹闹。最为有趣的是放花灯,只见花灯火焰闪闪,时而八仙过海,时而五鼠闹东京,时而孙悟空大闹天空,时而莲花座上童子拜观音,人物活灵活现,焰火金光四溅却对人毫发无损,真是教人叫绝。走在铺着石板的街道,一种久远的古韵迎面而来:白墙灰瓦,古老的花格窗、精致的“牛腿”,仿佛回到了那个遥远的时代,耳边立刻响起“老街情思”的歌声:我爷爷小的时候常在这里玩耍,高高的前门仿佛挨着我的家,一蓬衰草,几声蛐蛐叫…… 这就是老街让人久久不能忘怀的闹春景。

老街毕竟老了,青石板磨得光溜溜的。

散落在街道两旁的雕花石墩,还记载着前时的风韵。老街时常都这样沉浸于静默,可是永不疲乏的眼光却总是关注着那屹立风口通向外面世界的曲折小径。那儿有风里传递过来远方的音讯,也有古老民俗歌谣落山风扩散出去荡漾开来的涟漪。老街喜欢于静默,但仍然知道风里传递过来的远方,脚迹流传出去的古老风俗;也知道离去的脚步逐渐淹没着归来的跫音,尽管隐隐约约,时断时续。

老街并不老,青山秀水雕就了玲珑纤媚的风貌,酿热了一代又一代的民谣与传说,永远的民谣与传说又滋养一代又一代的山民。你或许在不经意间发现了那雕花緾枝里的信息,读懂了人物虫鸟里的故事,你则会为之一振;你或许在不经意之间走近那木板老铺的残垣断壁,思索那被尘封的历史,你能透过这嬉闹的生活去拷问老街的寂静吗?

老街不老,只是小河流、青石巷、飞挂的檐角,向晚的城影有些古朴;古朴的还有淳朴的居民以及浓郁的乡风民俗。老街不老,那桥头河畔,窗里门外,飘游在街巷角落的青春身影就是永不凋谢的风景,装点着古朴的老街和老街上后生们的眼眸,时不时的还有跳跃的阳光。更多的是年轻而渴望飞翔的梦想,让老街在沧桑里总有些微变换和年轻,在传说里总是更添传说和内容。 

老街不老,尽管老街坊们还传承着老街的旧风旧韵。

老街更让人怀想,尤其令人难以忘怀的曾经是也永远是老街的古朴和民风的淳良。

  评论这张
 
阅读(1759)| 评论(1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